Friday, November 03, 2006

Knowing the New Labor Agreement

大約在 10 月 24 日前後,新的 Labor Agreement 達成共識,除了 MLB 與 MLBPA 多了 5 年和平相處的日子,規則方面也有些變動,這裡簡單的 review 一些 (個人認為) 比較重要的部份。


Draft Pick

新制的 draft rule 裡,其中一項重大的變更在於 無法成功簽下 1st、2nd round pick 的球隊於翌年還可以重新獲得 "the same pick"3rd round 的部份則還能補到翌年 3rd、4th round 的 sandwich pick

舉例來說:連續兩年墊底的球隊如果在第一年未能順利簽下 1st round pick,第二年他們將擁有 1st & 2nd overall;相對的,該年原本是 10th overall 的球隊則因此後退到 11st overall。

對 Dodger Fans 來說,這新制來遲了-- 如果大家還記得 Luke Hochevar 花了我們兩個 1st round 的話...比較讓人起疑的部份則是會不會有球隊逆向操作?好比說故意連著幾年放棄他們的 1st round 然後找一年一口氣挑個夠?

個人的認知是這種情況發生的機會不大,一來是逆向操作在 "治隊" 的認知上必須要有長期的一貫性,但 GM、farm director...etc 的長期政權並不常見;二來 "應該" 沒有人故意把眼光 "放遠" 而忽視眼下的 leverage。話雖如此,不可否認的是球團在進行 draft 時,新制很自然的讓大家都有了 contingency plan。

另一項重大的改變在於 draft pick 的 signing deadline 從翌年 amateur draft 前一週往前推進到同年的 8 月 15 日。好處也許是球員與球團雙方對於 signing 達成將會更積極的尋求共識而不會有 "欠過年" 的情況;壞處則是新制下會讓球團失去了玩 DFE (Draft, Follow & Evaluate) 的機會。

DFE 的使用時機多半是針對某些現階段價值不高卻有潛力的年輕球員,球團選下這類球員後幾乎可以得到一年左右的 "評估期",同時又可以保障自身的優先交涉權;隨著新制的實施,DFE 將毫無疑問的被消滅。某些層面來說,DFE 並不是一個很 "公平" 的玩法,但是沒了的話,首當其衝的是球團 "也許" 不會考慮在同一年 draft 裡大量的進貨,畢竟 round 較後面的 pick 以 DFE 處理似乎是再合適不過的,誰說沙漠裡找不到珍珠呢?

話說回來,新制之下球團必需做到更精確的 scouting 與 evaluating 是不在話下的。

Rule 5 Draft 方面,年輕球員放入 40-man roster 的年限由 3 ~ 4 年改為 4 ~ 5 年 (以簽約時點球員是否滿 18 歲為分界點),對於農場深度夠的球隊提供了更大的 flexibility,相信 Logan White 會喜歡這一點。


Revenue Sharing

舊制下的 large-market teams (LMT) 必須 contribute 40%small-market team (SMT) 必須 contribute 48% 的 net local revenue (NLR),新制則改為 單一比例的 31%

由此看來,新的規則應該對 LMT 會較為有利 -- 單就省錢的部份來看。這是很簡單的數學:由於 sharing percentage 的 reduction ratio 是 1.89 ( SMT / LMT = 17/9),反過來說,LMT 只要得到 SMT 1.89 倍以上的 NLR,LMT 在新制實施後所省下原本必須 contribute 的額度就會比 SMT 要更多,而 LMT 與 SMT 的 NLR 比例通常也都不小於 1.89。

也就是說在 07 ~ 11 年之間,Frank McCourt 的荷包會比較滿,總沒有人會懷疑 Dodgers 是 SMT 吧?


Draft Compensation

由於 HSL (Hot Stove League) 已經起跑,FA signing 與 compensation 的規則變更必然會有立即的影響。新制下 Type C 的 compensation 已被移除;Type B 跑路後則是 compensate 一個 sandwich pick,排名方式則由原本各位置的 前 31% ~ 50% 縮為 前 21% ~ 40%,而簽下 Type B 的球隊將不會損失 draft pick;Type A 則要損失一個 1st round,其排名由原本的 前 30% 減為 20%。當然,想獲得 draft compensation 的球隊必須先 offer potential FA 一個 salary arbitration。

球員評價排名的部份仍然由 Elias 所負責,06 年的 Player Rankings 已經公布 (這個 怪物 得了滿分..),來看看 06 年 Dodgers 的 potential FAs:

NameScoreElias Type
E. Gagne69.106A
N. Garciaparra60.000B
G. Maddux75.327A
R. Martinez49.923B
K. Lofton64.444B
J. Lugo67.196A
A. Sele31.291--

很奇怪的是 Gagne 與 Maddux 居然都是 A,話說回來 Elias 的 ranking 本來就不很完美,也不大有人清楚評比的標準。或者說單一 type "內部" 的差距其實很大,比方說 Juan Pierre、Jaque Jones 與 Johnny Damon 曾經都是 type A 的話,也就不難理解 Cubs 為什麼會搞成現在這副德性;這一回甚至我們的老朋友 "In play, run-scoring play" Danys Baez 也是 Type A?Braves 會對 Baez 下 salary arbitration 嗎?


Free Agency

新制下原本 declare FA 的 deadline 由 12 月 7 日提前到 12 月 1 日;Potential FA 拒絕球團 arbitration 則由 12 月 19 日提前到 12 月 7 日。此外,舊制方面對於 declare FA 的球員其原本所屬球團的優先交涉權只能保留到翌年的 1 月 8 日 (這是指球團 offer salary arbitration 但遭到 FA 球員拒絕的場合),過了這一天就必須等到 5 月 1 日後才能再進行簽約。

類似案例於 06 年 Roger Clemens 與 Astros 間發生過,但新制下就完全沒有這樣的限制,不僅 1 月 8 日的 deadline 被移除,原球團甚至 "不需要" 用 offer salary arbitration 的方式來保住與 FA 球員間的優先交涉權,只要他們願意,玩到翌年 reuglar season 開打都無所謂。

這個部份可以讓我們想到的是 05 年的 Jeff Weaver。如果不是因為這個 1 月 8 日的 deadline (外加 $cott Bora$ 的從中作梗),Colletti 也許完全不需要把 Brett Tomko 帶進來而留下 Weaver 多做一年的 workhorse。換句話說,"Home Town Discount" 雖然依舊不大可能發生,但 FA 球員的原所屬球團將多出一些留人的 edge 也是不爭的事實。

另外,有個不常被引用的 transaction rule -- Trade Demand -- 遭到廢除,最近引用這個規則的球員是 White Sox 的 Javier Vazquez,不過既然已經廢除,這裡就不再多加著墨了。

**** Updated Nov. 6 18:04 ****

關於此則 Mets 的 Delgado forsakes trade-request 的消息,這其實講的就是 trade demand,之所以 Delgado 仍然適用的原因在於新的 labor agreement 沒有 Cover 既存的 multi-year contract,而是針對 新制實施後的 multi-year contract 才不適用 trade demand

**** End of Updated ****

########

以上是新制實施後個人認為比較重要的部份,即便以新制的方向出發來思考 06 年 Dodgers 的 potential FAs 去留,個人認為並沒有什麼特別需要改變的策略。

原則上 Sele 既沒有討論的必要也沒有考慮的餘地;Gagne 與 Maddux 都可以忍受用一年的短約帶回 LA (個人倒是比較不希望 Maddux 回鍋..);Lugo 應該只是單純的把球棒留在 Tropicana Field 忘了帶來 LA,相信會有球隊對他感到興趣,就算把他帶回來當一年的 utility man 也未可厚非。

換言之,3 個 Type A 都可以選擇 offer salary arbitration 並等待 possible draft compensation 的 trade-off,尤其是 Lugo,別忘了他身上背的是 Joel Guzman 與 Sergio Pedroza。

至於 Type B 的 Lofton、Graciaparra 與 Ramon 大概都可以裝做沒看到,個人只有一句話想說:"Let go!"。

事實上 Dodgers 還有另一個沒列出來的 potential FA -- Einar Diaz,不知道這是誰也無所謂,因為 Elias player ranking 上甚至找不到這個名字,所以我們也不用太關心他的去留,就像我們不用去操心新制的 luxury tax cap 一樣。

2 comments:

壇上大和 said...

Gagne...,感覺道奇放掉會比較好...。


只是你好像非常希望他續留...。


他這兩年這樣也能是Type A FA...,真是怪。

倒是Nomar竟然不是Type A...。

可惜了。

Morikawa said...

我對 Dodger Stadium 的 bottom 9th drama 非常喜歡 -- 因為 Gagne 的關係,在對應 Gagne 的場合上,個人的感情勝過理智 -- 這點我承認。

Nomar 之所以不是 Type A 必須歸因於他的守備位置,Elias 的排名是以守備位置做為 categorize 的基準的。如果 Nomar 今年在 middle INF,那他大概就是 Type A。

個人對 Nomar 沒有暇想,他只是一個聯盟平均 1B 的水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