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1, 2006

Drew-topsy

在 04 年的 offseason,Ex-GM DePodesta 用 5-year 55M 將 J.D. Drew 請到 Dodgers 來,但受傷的緣故使得他在 05 年只得到了 311 個 PAs。在剩下的球季裡,Drew 的表現在 Dodgers 屢戰屢敗的情況下被個人淡忘。

撇去 Drew 的傷病史,他是一個很棒的傢伙,一個 complete package。我尤其喜歡 Drew 那種 "沈靜的殺氣",更不用提他充滿美感的 fullswing。對任何一個投手而言,Drew 都不會是個 easy out。

在 06 年球季,我十分注意 Drew 的表現,除了不想錯過他的演出,也擔心他在 06 年能夠於 active roster 待多久。在觀察的結果下,我發現 Drew 是一個時常改變 stroke 的打者。具體的說,Drew 在 base empty 與 runners on 的情況下,他的 approach 有明顯的不同,而我對於在 Kent 的 early struggle 下將 Drew 移到 clean-up spot 的動作不覺得很舒服。

這不盡然是因為 clutch hitting ability 的緣故。個人不否認也不承認 clutch hitting ability 的存在的原因在於這玩意兒是 "What you define and estimate it to be."。舉例來說,Adrew Dolphin 的 Analysis 和 BP 的 Nate Silver 在 "Baseball between the Numbers" 一書對於 clutch hitting 的詮釋就完全不同,而 Dodgers 的 broadcaster Steve Lyons 則單純的認為 clutch hitting 就是指 RISP 的打擊能力。也因此接觸 sabermetrics 越久,就越覺那些數字結果大部份都不是 zero-sum game,我比較想做的反而是盡可能去瞭解那些 sabermetricians 的想法。

在 Moneyball 的問世下,"OBP is life" 的觀念就越來越為人所接受。大原則下,(1-OBP) 粗略的代表了打者在一次 PA 裡可能出局的機會,出局數越少,球隊就更有機會拿下分數,也就更有機會獲勝,因此 Billy Beane 這麼重視 BB 是合理的。但實際上 BB 並沒有太多 move runner over 的價值,我們甚至可以說:當 runners on 的時候,Hit 的價值是超過 BB 的,而 extra-base hit 就更不用說了,這其實就扯出另一個現象:The importance of SLG。

BP 的 Dayn Perry 在他的 Winners 一書裡提到 AVG、OBP 與 SLG 對 run scoring 的 correlation:

YearsAVGOBPSLG
1871 ~ 19000.8880.8920.901
1901 ~ 19250.8460.8780.861
1926 ~ 19500.8340.8980.914
1951 ~ 19750.7740.8410.897
1976 ~ 20000.7520.8110.868
1871 ~ 20030.8280.8660.890

即使 SLG 過份強調了 extra-base hit 的價值 (因為 SLG 像是把一支 HR 的價值計為一支 single 的 4 倍),它仍然是三項基本打擊指標裡與 run scoring 擁有最高 correlation 的一個,更是唯一一個可能與 run scoring 達到 90% 相互解釋程度的數據。不只如此,BP 的 Clay Davenport 在 Create EQA 中的 deduction 也有提到與 Perry 相似的結論,moreover,Raw EqA 式子中其實隱藏了一個的訊息:Hit 的價值高過 BB 與 HBP (2 to 1.5, maybe)。

這也是我一直很希望 Joel Guzman 能夠成為未來的 long ball specialist 的原因,Dodgers 拿不到分數的情況已經持續很久了。雖然現階段 Guzman 看起來很像是回到台灣打混的 CCF (陳金鋒),但 CCF 在 21 歲時可沒有 Guzman 這種水準;同時沿著 "SLG 是三項基本打擊指標中與球隊得分有最高 correlation" 的結論,不難讓人懷疑 Billy Beane 的 Athletics 在失去了 Jason Giambi 與 Miguel Tejada (The so-called "Mr. Swing at Everything") 兩位 power hitters 之後,無法像 01、02 年有那麼瘋狂的戰績演出恐怕不是運氣或巧合。

講得具體一點,任何一支球隊的 cleanup hitters 會 generally 擁有最多 runners on 的打擊機會,如果球隊需要得分,這些 cleanup hitters 的 SLG 其實應該要比 OBP 更重要。舉例來說,如果 runners on 2B,守備方給予攻擊方的 power hitter 一個 free pass 把 1B 填滿的動作固然是增加了攻擊方的 expected runs,但守備方所受到的 "相對傷害" 其實是較小的。

那麼對於現在 Dodgers No.4 Spot 的 Drew -- 這位可能是 Moneyball Theorem 下最佳的打者 -- 而言,他的表現又如何呢?就個人在 06 年的觀察,Drew 的 fullswing 在 runners on 之後就很少出現,相對的,他的 "slicing" 的變得很多,你可以很容易發現 Drew 和 Kent 在破壞投手的 corner pitches 時,stroke 是完全不一樣的。Simply put,即使 off-balance,Kent 仍然 maintain 了 fullswing。

如果我們單看 Drew 的 Career Stats 在 Base empty 與 runners on 的情況下,其實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 (Last updated: May 20, 2006):

Drew's Situational Stats (1999 ~ 2006)

SituationPAAVGOBPSLG
Base Empty1835.285.390.518
Runners On1471.291.397.512
Overall3306.288.393.515

但是以 03 年做為一個分界點將 Drew 的資料切開,卻發現了一項改變:

SituationYearPAAVGOBPSLG
Base Empty99 ~ 031232.273.363.465
04 ~ 06603.307.438.611
Runners On99 ~ 03951.289.391.521
04 ~ 06520.288.408.481

很明顯的,在 04 年以前,Drew 在 runners on 的時候是打得比較猛的,而 04 年之後,Drew 在 base empty 的表現比以前更好,但 runners on 時就下滑了不少。雖然 Drew 在不同的情況下 maintain 了相當 decent 的 OBP,只是以一個 cleanup hitter 而言,他的 SLG 就掉得太多了!

另一點,Drew 在 06 年 base empty 與 runners on 的 PA 是 75 與 92 (5 月 20 日止),somehow 說明了 06 年 Dodgers 的 top spots 其實累積了不少的 bases 給 cleanup hitters。事實上享有這種 "待遇" 的 cleanup hitter 並不多,05 年的 Manny Ramirez 是個例子。該年的 Manny 在 base empty 與 runners on 的 SLG 分別是 0.442 與 0.743,那麼 Red Sox 在 05 年整年炸下 910 分 (AL 1st) 其實也不是這麼意外的事;反觀 Drew 與 Manny 的 SLG 表現在 base empty 與 runners on 時正好相反,假使 Drew 維持 04 年以來的 approach,對 Dodgers 而言,Top spots 累積 runners 給 Drew 來 bat in 是不是有點 ineffective?

不要誤會,我指的不是 Drew 的揮棒不夠 aggressive 或是 Drew 應該做 "Mr. swing at everything"。而是既然 base empty 的時候 Drew 有本事揮出很好的 power stroke,runners on 的時候,他沒有必要刻意改變原有的 approach。

我不曉得新任的 hitting coach Eddie Murray 有沒有發現 Drew 在不同的 situation 下有不同的 approach 的現象,如果 Drew 已經成型而難以改變,顯然 Dodgers 讓 Drew 打 No.4 spot 不僅降低 Drew 本身的 PAs、壓縮了他高 OBP 的價值,同時 SLG 無法有效發揮也影響到 Dodgers 的 run scored,這就是讓我覺得不舒服的原因。

如果讓我來安排目前的 Dodger lineup,我可不會買什麼 "double lead-off" 的理論。理想的情況應該是讓 Drew 移到 No.2 Spot -- 既能發揮他的高 OBP,製造更多的機會給 cleanup,同時提供一定程度的 power,將上壘的 lead-off hitter 一棒直接打回家的位置。

6 comments:

anson said...

我也同意Drew不是一個好的四棒,理論上他應該打二棒、三棒,在低潮的時候應該向去年一樣move到六棒。

問題來了,道奇有兩個極具速度的leadoff hitter(雖然他們兩隻的OBP嚴格來說並不怎樣),在現階段的大頭不可能將這兩隻擺在一、二棒以外的棒次,所以Drew打二棒的機會來說就會相對很低;另一個問題是在kent struggle的時候,沒有一個適合的四棒,那將Drew move到四棒就有跡可尋了,'cause of his team-high HR number。

但是為什麼Nomar展現了良好打點能力後,不把Drew移回三棒,Nomar四棒的模式,我就猜不透那群大頭在想啥了。XD

walaykao said...

Drew 打第四棒應該只是為了排出左右左右的棒次而已。不用期待 Little 會有多高明的想法 XD

Morikawa said...

極具速度是沒錯啦....不過 Furcal 的 5 個 CS 讓我覺得很痛,尤其在他不能爭取到穩定的上壘機會的情況下,以 expected runs 的角度,generally 一次 CS 要 三次成功的 SB 才能 break even,而且只是 break even。

Lofton 打 No.2 我是完全不曉得這什麼意思,反正 Furcal 萬一上壘,他也沒什麼機會把 Furcal 打回來;Lofton 的 high contact rate 也許代表他是個相當好的 Hit and Run 的執行者,不過用前兩棒做 自殺式的攻擊 就實在是....囧

另外,我始終懷疑 Garciaparra 過多的 doubles 其實和 Fenway Park 的 Green Monster 很有關係,在他到了 Dodgers Stadium 後,如果這一陣子的 hot streak 不是僥倖,那他的適應能力未免太好了一點。

Anson 兄對於 Drew 的安排方式說得有理,不過要揣摩 Little 的想法,Walaykao 兄的說法才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至少是我這個夢中人。

madboy said...

我的想法和walaykao兄一樣。Little他根本沒有想那麼多。

就像他之前把Saito排setup、Baez擺BS...是closer...剛好讓牛棚最好的投手先去處理壘包上一團mess那樣"巧妙"。

walaykao said...

啊,突然想到一件事。SLG 跟 Run Scored 的 correlation 比較高沒錯,可是高 correlation 並不一定表示 SLG 對 Run Scored 的 impact 會比 OBP 更大。一條(斜率不是零或無限大的)直線的 correlation 是 1 (or -1),但是 impact 的大小是取決於這條直線的斜率。

前一陣子還算流行的 adjusted OPS 就是在調整 OBP 和 SLG 的權重,一般認為 OBP 的重要性大概是 SLG 的 1.4 到 2 倍。

Morikawa said...

OBP 和 SLG 是建立在不同 scale 上的東西,OBP 的 range 是 (0, 1);SLG 卻是 (0, 4),也因此有些 site 把 SLG 稱為 SLA (slugging average),畢竟,它不是「率」。

單從這裡來看,在沒有做任何正規的情況下,OBP 對 Run Scored 的 impact (slope) 會比 SLG 來得更陡 (sharp) 或許只是剛好而已;而增加 0.1 的 OBP 和 增加 0.1 的 SLG 是完全不同的 scale。如果要因此來解釋 OBP 對 RS 的 impact 是較大的話,這句話當然一定是對的。但是增加 0.1 的 OBP 與增加 0.1 的 SLG,究竟何者較為容易?我想這是必須考慮的。

對 Drew 而言,我不認為他可以再增加 0.1 的 OBP,但我認為他可以增加 0.1 的 SLG,而這個 0.1 的 SLG 就可能為 Dodgers 打進更多的分數,尤其目前的 Drew 打的是 cleanup。

其實我只是想闡述幾個看法:

-- 當 Base Empty 時,一個 BB 的價值和 Hit 是一樣的。

-- 當 Runners on 時,一支 Hit 的價值是任何方向都比 BB 要好的,而 ex-base hit 就更不用說了。

-- 歷史告訴我們:SLG 對 RS 有最好的解釋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