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2, 2006

Hit-and-Run:A Tactic for Dunces

Jon Weisman -- Dodger Thoughts 的主人 -- 在他近日發表的 Hit-and-Run, Fries and a Coke 裡提出了以下的見解:

The hit-and-run, done well, can put the defense on the defensive, so to speak. Done poorly, it can implode what's left of your offense.

There are certainly a couple of Dodgers who seem like viable hit-and-run participants. But overall, it's important to remember that the hit-and-run is something that good offensive teams do well, not something power-deficient offensive teams can turn to as a crutch.

對於這個觀點,個人只能同意一部份。

H & R (Hit-and-Run) 是一項「壓迫打者」的戰術,當 H & R 下達的時候,打者在投手投出的下一個球以前就已經失去了選球的權力而必須配合將球擊出去。不只如此,在無法保証投手下一個球會從哪裡飛進來的情況下,打者還很可能被迫改變原本的 stroke。

換句話說,在 H & R 之下,打者首先被犧牲掉的就是他原有的 power,其次是他的上壘機會。

THT 的 John Walsh 發表過這篇 Can Batters Successfully Modify Their Batting Approach 的文章,Walsh 認為在可能獲得 SF (高飛犧牲打) 的情況下,打者最有可能犧牲自己的 power 以求 put ball into play,因此 Walsh 考慮去比較在 "原本的 approach" 與 "力求 SF 的 approach" 下何者可為球隊帶來較高的得分。雖然 Walsh 是用 RC 與 RC27 得出 "打者不應在有獲得 SF 的機會下改變自己原本的 approach" 的結論,但他的觀點倒很有某種程度的參考價值。之所以強調 "某種程度",也是因為 RC 與 RC27 到底是一種以 Regression Average 來評估球員能力的產物,個人相信加入 early-inning、late-inning 與 run-differential...等等 factors,都可以拿來做 Walsh 這篇文章後續的延伸。

沿著 Walsh 的結論,應該不難理解在 H & R 下達、打者處處受制的情況下,打出的成績只會比 "SF 機會下的 approach" 更糟。令人難過的是 "受制於 H & R 下達後的 PAs (打席數)" 這種東西極難定義,所以只能用「推論」而無法「証明」。再說 H & R 永遠是「跑者向前跑、打者揮棒」,不容易得知這種狀況究竟來自於 manager 的指令亦或是跑者被授予「綠燈」而隨便起跑。

Fans 畢竟都會「選擇自己的記憶」,只要一個成功的 H & R 帶來了一場戲劇性的勝利,可能就會被人歌功頌德好久好久;但一個失敗的 H & R 可能明天早上睡醒後就被忘掉!再加上 H & R 的失敗方式不外乎是:(1) 打者出局,跑者歸位 (2) 跑者被抓 + 打者多一好球 (3) 跑者出局,打者站上一壘 -- 平凡到就像不曾有過任何戰術下達,也因此 H & R 對球隊的傷害是一般 fans 比較沒有去考慮的地方。

H & R 的另一個問題就是它被使用的時機。

一般而言當 No.1 或 No.2 上壘時,H & R 絕對不是一項應該被鼓勵的戰術,甚至單純的 SB 都不應推廣!這是因為 No.1 和 No.2 的打者是 No.3 或 No.4 最主要的 RBI 來源,如果這時壘上的跑者因 CS 出局,對得分所造成的影響將比起 No.7 或 No.8 打擊時、壘上跑者被 CS 要來得更大。

另一點,之所以有 No.3 與 No.4 的存在,正是因為這兩個 spots 放的通常是 power hitter,如果 No.1 與 No.2 是有速度的選手,這時的 scoring position 不應該侷限在二、三壘,moveover runner 也就不是一個優先的考量。如果在這種情況下針對 No.3 或 No.4 的打者下達 H & R,除非是剛好賭到一個失投球 (而且打者還要打得好),否則 No.3 與 No.4 打者的 power 被犧牲掉的可能性就會提高,並不是划算的賭注。

Oscar Robles 和 Cesar Izturis 在 05 年時各交出了 8 次的 CS,就連速度不被看好的 Choi 都有 3 次,我有點不相信這些 CS 都是出自於這 3 位選手的個人意識,同時基於他們在 05 年幾乎都沒有打過 No.5 之後的 spots,也就間接說明了 Ex-manager Jim Tracy 一些無謂的戰術下達在無形中讓 Drew、Kent 損失了不少的 RBI chances,這多少說明了 Tracy 的才能並不像世論所評價的那麼高。

也因為這樣,我並不是很贊同 Weisman 所謂 "Hit-and-Run is for good-offensive team" 的觀點,如果真的是 good-offensive team,就更讓信任打者的能力,讓他們自由發揮,而不是用 H & R 將他們設限。

基於 H & R 是一項賭本過大的賭注,以我個人的觀點,如果硬要使用,那就要往「小賭本」的方向去思考。尤其對於擁有一個幾乎是自動出局數的 NL lineup 而言,好比說當 1 out、No.7 上壘而輪到 No.8 進攻時,這或許會是一個使用 H & R 賭賭看的時機。也因此,No.7 可以安排一個速度快的選手,No.8 則安排一個高 contact rate 的「左打者」,如此一來在對方的 1B 為了盯住上壘的 No.7 的情況下,或許可以讓 No.8 有更多的機會打穿一、二壘的防線而使跑者 moveover 的機會增加。

總之,如果 Little 想變 H & R 的魔術,他應該把 Jason Repko 或 Kenny Lofton 放在 No.7,而不要把主意打在 Rafael Furcal 的頭上。

※※※※※※※※

即使依 Weisman 針對 H & R 的觀點,06 年的 Dodgers 到目前為止正是屬於 "power-deficient offensive team",他們仍然不該去考慮 H & R 這個戰術。

至 4 月 11 日為止,Dodgers 在 8 場比賽裡交出了 .299/.365/.446 的成績,51 的得分裡只有 11 分來自於 dingers;投手群則讓對手交出了 .285/.338/.473 的成績,45 的失分裡有 23 來自於 long balls。

也因此,Dodgers 目前能維持在 4W4L 的成績其實有點意外,lineup 裡很多人都還處於 Hitting Spree 的狀態,如果投手群不能遏止那些 HRs,在打擊群回復原型後,只怕 Dodgers 又將一敗塗地。

BTW,最佳的 DFA 候選人似乎出現了,他是 Lance Carter。

12 comments:

walaykao said...

在 quote 之後的那個 /em 似乎是不見了,整個 blog 都變成斜體字。說實在的,中文的斜體字似乎不是那麼容易閱讀...

Raphael said...

關於戰術的使用
在棒球統計的出現逐一檢視後
似乎都得到"無為"的結論

但我的想法是
有時球隊就真的只是想賭那幾趴的機會呢?
例如一直打不到這個投手
或打擊狀況已經擺爛很久了

就像我明知中樂透的機會
比在路上剪到錢小的多
但因為買樂透那僅小的機率也許會讓我翻身
所以我還是花了代價去買了

中了 很爽
沒中 無所謂 反正情況不會再差了

當然LAD的情況不是這樣
我只是想問問
所謂的下達戰術
是否只能從數學是探究其意義?

Morikawa said...

To Walaykao,

Po 下去的時候,我瀏覽器並沒有發現問題,所以我以為我看到的是真的,我不是故意的。

To Raphael,

其實倒也不盡然是完全的戰術無用,基本上個人認為數字是証據,不相信數字的人則是出於對數字錯誤的解讀。

個人在 Walsh 的觀點後面加了一點點的但書,也就是說個人認為 Walsh 的結論畢竟只是一個大方向,而不能完全涵蓋所有的狀況,像 late-inning、early-inning...等等,都是必須要考慮的因素。

打個比方,以 05 年的 MLB 來說,當 Bottom 9th 且雙方平手的時候,主場球隊在無人出局一壘有人的贏球機會是 0.708;而一出局二壘有人的贏球機會是 0.750。這就 somehow 代表在 Bottom 9th 的時候,一支成功的 SH (犧牲觸擊) 將為主場球隊增加 0.042 的獲勝機會 (0.042 WPA),這樣的行為 -- 違反了 Moneyball 學派以不出局為主的最高指導原則 -- 卻仍然有其數學上的根據。

H & R 呢?其實個人也在思考這個問題,個人目前的推論是 early-inning 時可以用用後段班 (those so-called dunces) 去賭;late-inning 時,可能反不如 SH 這種單純的 move runner over 的戰術要實在。

我想問題不在於從數學去探究下達戰術的意義,而是利用數學,我們可以更週詳的考慮下達戰術的時機。大前提則在於如何「正確的解讀數字」。

Raphael said...

森川大的解釋真是再清楚詳細不過了
小弟若想深入瞭解那些您所舉出的數據實例
如05年各局各情況的數據
應該去哪得到資料呢?

Morikawa said...

To Raphael,

我提到的那個數字在 Baseball Prospectus 的 "Expected Win Matrix" 找得到,但這必須要付費,或許這個答案沒辦法令你滿意....

至於這方面的研究,可以在 google 用 "Win Probability Added" (WPA) 或 "Win Expcetancy" 這幾個關鍵字搜搜看,會得到不少有用的資訊。

ako said...

不要一天到晚想著DFA我們的former all-star setup man嗎....


XD

Morikawa said...

To ako,

且不說 DFA,目前會被趕下 active roster 的人應該以 Tim Hamulack 和 Franquelis Osoria 暫時領先,其中 Hamulack 雖然在 minor 流浪多年,卻仍然有 option。

Former All-Star RP 應該還可以苟延殘喘一下。

walaykao said...

啊啊,別那麼在意,這只是突然看到一大堆斜體字的感想而已。
我之前在我那邊上 post 一些斜體字,發現英文的很難讀(閱讀速度大概降為一半),中文的就快要有閱讀障礙了 XD

Morikawa said...

To Walaykao,

不介意的,至少這也是幫了個人一個大忙,我想以後在字體過小的情況下,英文斜體字是要少用的。

Anonymous said...

攻勢流暢的球隊有辦法做好「打跑」或「跑打」,不過他們倒也未必一定要做,不是嗎?:D

Weisman想表達的,應該只是單純期待「小」總教頭可做傻事而已。:P 跟您講的應該也不會有太大衝突才是。

話說0415對巨人竟然要Kent跟Cruz雙盜壘咧,看得真是讓人驚心動魄^^

路人

Anonymous said...

啊,應該是「可『別』做傻事」... (Oops)

路人

Morikawa said...

To 路人,

我想事情不是你說的那樣,Weisman 如果真的認為一支攻擊力好的球隊可以將 H & R 做得好的話,這一點我就不同意。

如果說 04 年的 Cardinals -- 當時 NL 火力最完整的球隊 -- 可以不因為 H & R 而使球隊受到傷害,那是因為那些球員的 great performance 給了 Tony LaRussa 犯錯的空間。

以 04 年的 Pujols 為例,他交出了 .657 的 SLG,這代表他將球打出去一次平均可以推進 0.657 bases,如果在 H & R 下達、不能選球,又可能被迫改變自己的 stroke 的情況下,這個數字只會降低,不會提高。

身為一支 good offensive team 的 manager 卻還想用 H & R 的話,這個 manager 不是 dumbo 就是 suicido。

所以我想表達的東西很清楚:

H & R is a tatic for those so-called dunces, not for your best players.

大部份的 manager 沒有能力將一支球隊帶好,但致一支球隊於死地卻是很容易,至於為什麼會「容易」?端看那些自殺戰術運用的時機與執行戰術的對象是對是錯而已。

----------

Grady Little 下達讓 Kent 和 Cruz 做雙盜壘是很奇怪的事,講簡單點,也許他偶爾也想變變魔術。不過至少到目前為止,Little 並不像 ex-manager Jim Tracy 這麼活躍於「戰術的運用」,所以 Little 對 Dodgers 尚未造成顯著的傷害 (But Honeycutt might do.)。

當然 Tracy 的智商可能也比 Little 要低。會想用在 11 場比賽被 K 了 13 次的 Jeromy Burnitz 執行 H & R,就可以說明他是 "clueless Tracy"。Bucs 沒有在與 Dodgers 的 4-game series 的最後一場拿下 early lead 也只是剛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