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02, 2006

The Day After Deadline of Offering Arbitration

06 年 offseason 到目前為止對個人的打擊很大,當初命名這個 Blog 的 Title 純粹只有 literally 的考量,但現階段它的意思比較像 "The Melancholy of Morikawa" -- 僅存的記憶要找到比 06 年糟的 offseason 似乎不很容易,同時我也很懷疑在 Inside the Dodgers 裡的 Dodger Fans 在想什麼。說實在的,每個球季 Dodger Stadium 大概超過 250 天不會開燈,腦充血的日子只要 81 天就夠了,剩下來的時間應該要多一點思考,而不是隨 official web site 的宣傳起舞。

首先要提的是一個 most of fans -- including me -- 在 12 月 2 日這個週末來臨前可能都沒弄清楚的細節:J.D. Drew 的 opts out 裡頭有 additional clause,說的是 如果 opts out 成真,Dodgers 將不能在該年 offer arbitration 給 Drew。這一點從 Dodger Thoughts 的 Jon Weisman 與 Dodgers.com 的 Ken Gurnick 那裡都得到了証實,也証明個人在這個 Blog 的 上一篇 對 Drew 的後續處理方式的推論是錯誤的 -- Dodgers 根本沒有機會從 Drew 身上拿到 draft compensation。

這是很簡單的道理:如果 FA 球員在 12 月 1 日以前被原所屬球隊以外的球隊簽走,那麼 draft compensation 與 offer arbitration 與否就沒有關係而是無條件發生!不過這也只是昭告全天下的 GM 在 offseason 的手腳不要太快的 "換句話說" 而已 (當然,不包括對 amateur draft 不感興趣的 GMs),現在 (應該) 和 Drew 打得火熱的 Theo 大概也明白這一點。

Drew 的事件給了我另一個認知:FA 市場的多變是很難預測的,畢竟現在我們都瞭解到給予一個球員在 multi-year contract 期間一個 opt out 的權利是如何 "自殘" 的事,更不用談還加上像 Drew 的這種 additional clause。DePodesta 當初決定 Drew 的合約內容,價格其實算得夠精準 (這是指 Drew 不受到什麼重大傷害的前提下) 了,但基於難以準確估計 FA 市場的震動,也就沒有想到 Drew 選擇 option out 的可能。06 年的 FA 價碼實在是竄昇得太失序,這和當初預期 Drew 拿不到比 3-year 33M 更好的 offer 已經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雖然 Colletti 表示對於 Drew 事件的只有訝異,同時也不排除針對 Scott Boras 的 possibly tampering (教唆?) 訴諸法律途徑,但這應該只是茶餘飯後的笑料,我們從 Colletti 在 offer FA arbitration 的結果就可以看出一二。

在新的 labor agreement 實施後,Offering Salary Arbitration 的 deadline 提前到了 12 月 1 日,Dodgers 也做出了 最後的決定,只有 Julio Lugo 得到 offer。

個人在整理新的 labor agreement 的細節 時曾經列出 Dodgers 06 年 FA eligible 的現況,很簡單的結論是 3 位 type A 的球員 -- Gagne、Maddux 與 Lugo -- 都應該 offer arbitration,稍微 review 一下這 3 個 cases:

  • Eric Gagne
    前些日子在 Dodgers.com 裡,Gagne 也 表示 了他相信自己有能力再創生涯第二春的消息,如果說 Nomar 是 Dodger Fans 的新竉,Gagne 這位土生土長的 Dodger Blue 不可能排名落在 Nomar 的後面。雖然 Dodgers 可以在 07 年 count on 體型大約只有 Gagne 一半大的 Takashi Saitoh,但對一位曾經那麼 dominant 的 closer,一張 5M + incentives 的合約是合理的賭注。Offering arbitration 給 Gagne 不僅可以在未來補償其它球隊可能拿 Gagne 做 trial-and-error 而對 Dodgers 所造成的損失,就算 Dodgers 和 Gagne 真的玩上 arbitration,Gagne 也沒有太大勝算 -- 別忘了 03 年拿到 CYA 的 Gagne 以 8M VS 5M 的價碼上了 hearing 而敗北,何況現在?

    Moreover,arbitration 的對象如果是 FA,球隊所出的價碼方面不受到 "至少為前一年薪資 80%" 的限制,未能 offer Gagne arbitration 是明顯錯誤的決定。

  • Greg Maddux
    這個 case 一方面 depends on Dodgers 把 Kuo 和新來的 Randy Wolf 擺在什麼定位?如果 "確定" Kuo 和 Wolf 其中之一將成為位列 Lowe、Penny 與 Billingsley 之後的 No.4,那麼 Maddux 的確有不 offer aribitration 的考量,畢竟沒有人會把 Maddux 放在 No.5 -- 即使他的年事已高。

    另一種可能是 Kuo 和 Wolf 都不是 No.4,目前的情況看起來像是 Colletti 想找一個 No.1 而後把 Lowe、Penny 與 Billingsley 都向後推一個位子,且不論找得到與否,在這個情況下,Maddux 也不會是 Colletti 想要的答案。

    雖然 Maddux 想找的是一筆約 2-year 16M 的合約,most likely 他不會接受單年的 offer,但是單以 draft compensation 為立足點與可能帶來 backfire 的結果來考量,選擇不 offer arbitration 給 Maddux 比起 Gagne 的 case 要來得合理,但不是說完全不能賭。

  • Julio Lugo
    我認為 Lugo 可以留,前提是在 Ramon Martinez 與 Lugo 之間擇一即可,在 Ramon 的回鍋已成定局的情況下,Lugo 留下來的價值將因為浪費一個 roster spot 而打折扣。

    毫無疑問,30 歲的 Lugo 要的是一張 multi-year 的合約。以 career stats 來看,Lugo 是一位 league average 的 middle INF,這様就已經讓他有相當的價值,被 offer arbitration 的 Lugo 事實上沒有太多考慮的時間,12 月 7 日前他就必須做出接受 arbitration 與否的決定,offseason 還很長,我們沒有理由相信 Lugo 會接受 arbitration。

    從任何一個角度,Lugo 的 arbitration offering 都該是 no-brainer,Dodgers 很難不把 draft compensastion 的算盤打在 Lugo 身上,只是我不曉得 Colletti 的真正想法,他總不會在 Lugo 拒絕 arbitration 後反而給了他一張 multi-year 吧?

Colletti 不是會說謊的 GM,或者說他沒有聰明到去學說謊,那麼或許 Drew (another Boras' Client) 的 opts out 對他造成的驚訝多半是真話,也就很可能造成 Colletti 與 Boras 之間一定程度的裂痕,LA Times 的 Steve Henson 於 11 月 29 日的 Q & A 裡也提到 Colletti 目前 "is temporarily SOURED on negotiating with super agent Scott Boras" 的事,個人傾向相信 Henson 的說法,至少從 offer arbitration 的結果可以看出其中的關聯性 -- 3 個 type A 在 offer arbitration 的 deadline 過後的結果是 one mistake、one no-brainer and one "anything you say",而被放棄 offering 的 Gagne 與 Maddux 的一個小小共通點:Both are Boras' Clients。

當然 Colletti 不想和 Boras 坐上談判桌而導致目前的結果恐怕也只是一種自我開脫之詞,事實上這種等級的 GM 摃上 Boras 大概只能被當成早餐吃掉。無論如何,Dodgers 總算在 offer arbitration 的部份有不滿意但可以接受的結果,算是 06 年 offseason 到目前為止唯一的 silver lining。

2 comments:

壇上大和 said...

是我記錯了嗎...,我記得如果球隊offer arbitration給球員,至少要付當年薪水的80%?

Gagne在06的薪水是10M...。

Morikawa said...

To 大和,

80% 的限制不適用在 offer 給 potential FA 的球員,而是針對 ML service time 由 super two 到 FA eligible 之間的球員。所以 Gagne 不適用這個條款,這在本文裡已經提過了。

從這個角度來回想一下 Drew 那個 opt out 所包含的 additional clause,就會覺得 "頗為合理":畢竟 Boras 不想讓他執行 opt out 的客戶成為原球團 "歛" draft compensation 的工具,同時更可能在推銷上造成一些障礙。

最後的結果又讓 Boras 成功的將了 Dodgers 一軍,不過歸根究底,給 Drew opt out 機會的人是 DePodesta,但事後亂花錢把摟子捅得更大的卻是 Collett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