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05, 2006

Playoff Criterion

總覺得自己和 Maddux 挺沒有緣份的,從這位偉大的投手加入 Dodgers 至今,他的每一場先發幾乎都在我看不到 live 的時間 -- 除了 8 月 25 日那場對 D'Backs 的 bad outing -- 也包括了現階段 Dodgers 踏上這趟 10-game road trip 的首役。

9 月 4 日在 Brewers 家中的那場敗戰發現了一件很恐怖的事:首先我不曉得 Gio cleared waiver 後居然在 roster expanded 的時期再度回到 Dodgers,雖說 Gio 是 Dodgers 專用的 RP,但他仍只是一個 mopup 而不是 situational 的處理者,我不是很明白為什麼 Dodgers 如此鍾情於 Gio,唯一的好消息是假使 Dodgers 打進 playoff,Gio 應該是無權參加。

而一向膽子不是很大的 Little 又怎麼會在 Bottom 6th、base loaded 且 Dodgers 僅僅落後 1 分的狀況派 Gio 上場?以 Tango 對 Crucial Situation 的定義,這是一個 4.0 2.2very high leverage 的狀況 (細節請參考 這裡),Little 錯誤的調度幾乎定了這場比賽的生死。

另外一個壞消息就是 young Chad Billingsley 的 strained oblique,我想到 Scully 爺爺那句有名的 quote:

Talking about strained oblique, Jeff Kent can write a book.
-- Vin Scully, HOF broadcaster

看來 Kent 的 "新書" 不僅有 Tomko,現在又加上了 Billingsley 做為他的 co-authors。只是眼下的場合不太適合開玩笑,以 Dodgers 剩餘的 25 場比賽而言,撇去 Penny、Lowe 和 Maddux 可以扛的場次還剩 10 場,缺少 Billingsley 的情況倒還挺黑暗的。

個人希望 Billingsley 的缺席能讓我們看到 Kuo 的先發,當然 Kuo 最近兩次的出賽並沒有給我留下很好的印象,他的 location 依舊有問題,Andre 兄在他的 Blog 裡有了不錯的 Coverage,這裡也就沒什麼好多談的了,只不過看著 Kuo 投球 -- 就算被打爆 -- 也比 Hendrickson 或 Sele 順眼,這一點沒有疑問。

有張圖可以形容個人目前的心情:


這張臉和最近網路上的 "某常用字" 有點像。

John Sickels 在他最近的一篇發表裡提到了他的 Sep. Predictions,節錄其中的一部份:

AL East: Yankees
AL Central: Tigers
AL East: Athletics
AL Wild Card: Twins
AL CHAMPIONS: Tigers

NL East: Mets
NL Central: Cardinals
NL West: Dodgers
NL Wild Card: Phillies
NL CHAMPIONS: Dodgers

WORLD CHAMPIONS: Dodgers in 7

個人不覺得 Tigers 在 AL 會出線,而 Sickels 對於 WS Title 的預測也許過於樂觀 (或者說...幻想?),不過撇開遙不可及的 WS Title,現階段的 Dodgers 打進 playoff 的機會並不算小,以下是幾個系統對於 NL West 與 NL Wild Card 的勝場數預估:

SystemNL WestNL Wild Card
ELO Adjusted87.485.0
PECOTA Adjusted87.084.7
Dartboard Adjusted87.384.1

Dartboard 的 adjusted prediction 在 先前 的文章裡有簡單介紹它的 approach,原則上 3 個系統的結果相差不大,也都說明了 criterion for NL Wild Card 大約需要 85 勝的安全值。

而目前 Dodgers 的戰績是 73 勝,剩下的比賽數則是 25,雖然在 9 月 4 日這個時點,Padres 的落後只剩下 2 GBs,退一步想:Dodgers 只要在 9 月維持約 .500 的 WPCT 就有機會以 Wild Card 的身份殺進 playoff,看起來並不是那麼困難。

順便找了一群 "cheering girls" 來替 Dodgers 集氣:


效果...應該不算太差吧?

1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大叔,

這些公仔是您敗家的結果嗎?!

= =|||,真是太猛了~~~

最近您老人家過的如何丫?
還怪想念您的 A_A

Noni Jiang said...

很久沒回來這邊了,最近都在忙工作上的事^^",沒想到一回來就看到這篇被"封印"的文章, 我覺得每一個人在看球觀點及喜好風格的方式本來就不同, 只是"GIGO"我覺得是個很爛的說法, 我也不否認我本來就對"數字"這種東西很不敏感在看球及支持燕子完全依靠感覺!, 早在當初, 大叔就針對現今的政府分析過了, 但對我"無效"!, 在這篇某些人的言論上我覺得太"過",
在過去燕迷大多都知道"ID野球", 但真正能了解"Import Data"的人就不多了, 直到大叔開始分享這些統計數據讓我們這群燕迷深入了解這些數字背後的意義, 當然,我還是常常看不懂...Orz, 希望這件事沒影響到對於燕迷抱著繼續分享的心情!~Noni Jiang

madboy said...

...看起來像很貴的pinky,還有很多是限定版或特別版等特別貴的pinky......

walaykao said...

六局下半一人出局滿壘,主隊領先一分的 LI 似乎是 2.2,而非 4.0。不過這個數字也是蠻高的就是了。

另外,森川君如果有空的話,能不能簡單談一下野村的 ID 野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對日職完全不熟,但感覺上他的 ID 野球好像跟 sabermetrics 有很大的差別。

Morikawa said...

To Noni,

我覺得在 松井秀喜 離開後,NPB 的水準在開倒車。大概在球季結束後會回去分析 NPB 的資料,順便看看我對 Riggs 和 Ramirez 是垃圾的想法是否正確。

I'm fine. Don't need no worry.

###

To Madboy,

這些公仔的確花了我不少 $,現在就算是 50-Man Roster 都要有公仔要下 minor。一開始只是買個一兩隻來玩玩,後來就中毒了...

正直言え、美少女フィギュアは好みじゃないけど...デフォルメ人形は大好きです。

Morikawa said...

To Walaykao,

我又欠您一次人情,確實是 2.2 (已修正),不過即使是 2.2,Dodgers 在該場比賽裡也的確少有那麼高的 leverage Index。

ID 野球的 "ID" 是 "Imoprt Data" 的 initial,這和台灣的 ESPN (也許您看不到) 在做 NPB (日本職棒) "樂天" 隊 (由 野村克也 擔任監督 -- 也就是 manager) 的比賽宣傳時所打在螢幕上的那些 RC2、Raw EqA 的公式....等等的 sabermetrics 確實是兩回事。

野村 ID 的出發點是 "觀察",由於他是捕手出身,他認為捕手的配球和觀察場上動靜的能力將是主宰比賽的重要因素,因此 野村 指導他最成功的弟子 古田敦也 (現 Yakult 隊監督兼球員) 時,儘可能的將如何劃分打者與如何配球的 "精髓" 傳授給他,這是 野村克也 所謂 "ID 野球" 的主要概念。

您可能覺得這些東西和捕手教科書沒什麼兩樣,當然 野村 有他自己對打者或投手的一套劃分、配球、甚至調度的方式,我讀過 野村 和 古田 的作品,在這裡比較難以詳述,簡單的說,我覺得整體的概念比較像是 Earl Weaver 這位 HOFer 談到 handed-oriented 對決時與眾不同的哲學:

"如果我曉得對手的左打者不太會打大角度的曲球,而我又有一個右投手很會投大角度的曲球,那為什麼我一定要用左投手來對付他呢?"

That is, use a "better way" to look for "better results" which are difficult for us to spell out by numbers.

我承認自己 "從前" 是 "ID 野球" 的信徒,但即便到現在,我對於 "ID 野球" 在 NPB 的實用性依舊不置可否,當然在 sabermetrics 的檢視下,"ID 野球" 在很多方面可能都是笑話,但不能忽略的是 NPB 的制度問題與日本的社會傳統:

1. 一個 NPB 球員取得 FA 大概要 10 年,球員的流動...幾乎是不動。

2. 日本人只要進入一個企業公司,多半有著 "我將與公司共進退" 的心態,相對的,公司也會對員工有所照顧 (至少到一個吃不飽、但也餓不死的程度),這一點在 NPB 裡也跑不掉。很多 NPB 球員費盡菁華歲月拿到 FA,卻不見得會執行 FA declaration。

3. 日本的業餘棒球 (amateur) 與職業級的差距不大,現今 NPB 的強隊倚靠選秀後的 "即戰力" 來打天下的球隊很多,縱使 NPB 有二軍制度,最大的功用可能也只是讓一軍的球員在傷癒復出後恢復信心而已。

換句話說,NPB 每一季的 intagibles 只會來自於那些 "洋將" 與 "選秀的即戰力",球隊的本質是很難改變的,很多捕手可能一蹲下去,7 年、8 年下來還是面對了同一批人,這會讓很多結果不是那麼 "random"。好比說我們幾乎無法從 ML 的數字上找到 "Game calling ability is important" 的証據,NPB 也許是有辦法辦到的,而這個部份,也是 "ID 野球" 最強調的一點。

我不曉得我有沒有回答到您的問題,但肯定的是我盡力的不給一個錯誤的答案。

壇上大和 said...

你中毒很深喔...?
雖然有預感你可能有在接觸日本動漫,因為之前你有篇提到天真的藍星人,那時有點意外,但心裡大概也有個底...,只是沒想到你買這麼多...。

只是,你有madboy大那麼瘋ACG嗎?XD


還有,你有在看Fate阿...?

Morikawa said...

To 大和,

如果說我之前做過兼差的日本動畫翻譯,你會不會意外?

其實鬼子的東西我接觸得不少,只是像 pinky 這種 "non-theme based" 的東西我比較愛,尤其我對 Q 版人物抵抗力比較低。至於 Madboy 兄....我不清楚....

Fate 的 game 我沒玩過、也不可能有時間玩,動畫則已經看完了。基本上評價不高,對於沒玩過 game 的人越到後面就越覺得莫名奇妙的場景不少,那個 "凜" 則是因為她的價格比較便宜,又多了根煙,看起來比 セイバー 更 "囧",買起來也覺得比較划算。

walaykao said...

只是棒球迷互相交流而已,沒有到欠人情這麼嚴重啦。

關於 ID 野球的部分,這應該是我看過最深入的解說吧,真是感謝。

壇上大和 said...

老大你說的動畫翻譯兼差,的確讓我意外了點...,但是個人還蠻好奇你翻過哪部的...。XD
要不要講一下,說不定我看過...。


題外話,請問你日文是自學的嗎?
像你這樣精通三國語言,我實在做不太到...。
(看MLB新聞有時都要去查字典才知道意思...)

Andre said...

熱衷NPB是2000年之前的事情了,也沒真正研究過ID野球實際的內涵,不過現在回想起來,除了森川兄提到的捕手觀察對手部分之外,感覺上ID野球似乎是更著重一些splits和投打彼此過去對決成績的份量,和擊球落點紀錄這些Earl Weaver、Tony LaRussa也很愛做的事情而已。

Morikawa said...

To 大和,

我覺得自己好像沒有任何一種語言是精通的,在做翻譯之後,甚至不覺得自己的中文很好,太多太多的句子,聽了曉得意思,但中文翻不出來...

翻比較多集的是 "ラブひな"、"蒼穹のファフナー" 和 "せんせいのお時間",其餘還有一些較雜、只翻了一兩集的東西就不羅列了。當然我一向在中文標題上不給太多意見,所以也不很在意這些動畫的中文名稱是什麼。只是後來覺得這種工作光靠興趣的話挺不值得的。

日文,是在念大學時的 7 個學分為基礎,剩下的就是自修,當然我瘋了好一陣子的 NPB,那段時間裡對日文的聽與讀進步比較多。

###

To Andre,

我對於 "ID 野球" 是否有用到一些 "假" 的統計証據是感到懷疑的,至少在我讀過的東西裡,我不曾看到 野村 所強調的 "Data" 是 "Stats",也許有,但實際上我並不清楚。

野村 所強調的 Data 仍然著重於 "觀察",他口中的 Data 指的是 -- 好比說球員的一些小動作、舉止、或是對手的暗號有沒有意義之類的...就像 野村 解釋他如何利用左投手控制 松井秀喜 時,他的重點不放在那個左投手是誰,而是 松井秀喜 對左投手的 approach 被他看出了他所認為是 "弱點" 的弱點,進而要求他的左投手加以利用。這是我對野村 "ID" 的認知。

野村 碰到球隊出問題時,他的調度往往就是沒什麼秩序:救援投手投不好就去先發、第四棒打不好就去打一棒...etc。當然到現在為止,我仍然認為 野村 雖然講著一口 "ID 野球",但放在一個堅果殼裡的話...他只用能讓他獲勝的球員...而且是用到死為止。說 "野村的名監督聲譽是踏在優秀球員的屍體上建立起來的"...這一點並不為過。

講實在的,我認為野村某些棒球的哲學或許有點像 Earl Weaver;但野村調度哲學則有點像 Dusty Baker。

如果不是我的誤解,我相信很多台灣的 NPB Fans 都以為 野村克也 是另一個 張昭雄 老師,但我一直都不覺得事情是長這個樣子的。

jojoyagi said...

小弟是覺得野村所謂ID野球不是MLB所謂數據
而是心理戰略
你很難看到在日職MLB防守BONS或吉昂比那種
極端內野防線(三壘空著)
而過去不管野村或古田現役被為日職迷(不管是台日)最為人樂道就是[本壘板後黑語]
從破解阪急全盛黃金打線到松井秀喜都是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