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8, 2007

The Luck Matters

你必須相信,神對他的每一個子民其實並不公平,尤其在 Cubs VS Dodgers 的 rubber game 結束後,更讓人有這種體認。

個人必須實話實說:在 05/27 的 rubber match 裡,Cub manager "Sweet" Lou Piniella 並不像 Dodger manager Grady "Gump" Little 拼命的犯錯;相較於 Pineilla 的無奈,Little 的幸運自然不在話下 -- LA 的子弟兵幾乎用盡了所有的氣力來彌補 manager 的過失。

個人唯一對 Piniella 感到懷疑的調度發生在 Top 8th,甫取得 1 比 0 優勢的 Cubs 在 0 outs、一二壘有人、輪到 No.4 的 M. Barrett 打擊時,Piniella 下令 Barrett 做 SH (犧牲觸擊)。當時個人覺得這個策略的下達相當不自然,如果以 WE (Win Expectancy) 的角度來檢視,於 Top 8th、客隊領先 1 分的情況下:

SituationOutsRunnersWE
Initiation012-.821
SH Successed1-23.823
SH Failed112-.771

假設 Barett 執行 SH 的成功率有 90%,那麼 Piniella 下達 SH 後 Cubs 的 expected WE 會成為:

ExWE = (0.823 * 90% ) + (0.771 * 10% ) = 0.818 < 0.821

也就是說,即使 Barett 的 SH 成功率高達 90%,ExWE 顯示這個 strategy 其實沒有執行的必要,畢竟對 WE 的 swing 影響不大;而如果需要達到 WE 的 break even,Barett 的 SH 成功率則必須在 96% 以上。Nevertheless,Piniella 這個策略的下達在過微的 WE swing margin 下並不容易界定對錯。

但 Grady Little 在 Bottom 8th 調度就讓人有許多的不解之處,該局進攻時,原本的 lead-off hitter 是當天下午 "唯 5" 站上壘包、擁有 .440 OBP 的 Andy La Roche,但 Little 做出一連串大動作:

  • 以 Andre Ethier 替代 Andy La Roche:
    Ethier 在最近的 10 場比賽處於 slumping 的狀態,僅僅交出 9/33 的成績與 1 次 BB。以爭取上壘機會而言,Ethier 不會比 La Roche 要好,同時 La Roche 在當天下午僅有 2 PAs 的打擊機會,Little 卻完全不考慮這位 Dodgers 的 Top Prospect。個人不認為 Little 猜得到 Ethier 可以擊出 game-tied 的 HR (duh!)。

  • 以 Nomar 替代 Brady Clark:
    據說 Little 排出 Clark 先發的理由是因為 Clark 面對 LHP 有 .29x 的 AVG,那麼在他做出這個決定以前,他也許應該看看 Nomar 本季在 base empty 時的表現 -- OPS .589 -- 換成 Cesar Izturis 搞不好都沒那麼爛!當然,Nomar 連壘包都沒沾到,and I knew it...

  • 以 Betemit 代打 pitcher's spot (No.9)。

  • Furcal 用掉了 bottom 8th 的最後一個 out。

在 bottom 8th 的 "大風吹" 過後,Dodgers 除了幸運的靠 slumping Ethier 一棒將比數追平,其它的 PH (pinch hitter) 均無建樹!但這麼一搞不僅把 Dodgers 4 個 OFs 通通用上,剩下的 bench player 也只有 Ramon Martinez 和 backup catcher Mike Lieberthal -- 你曉得為什麼 NL 的 extra-inning game 經常早早的就出現 "送一個 IBB 然後抓投手" 的爛戲?Little 的做法就是個榜樣!不過 Little 也不孤單就是了,畢竟大部份的 manager 都不聰明 (Tony LaRussa 在這方面尤其糟糕!),也從不留幾個 bench players 做為退路。

另一個可以考慮的問題在於:在 Ethier 替 Dodgers 追平比數後,考慮被換下場的是 No.7 的 3B Andy La Roche,那麼如果執意要將 No.8 與 No.9 spot 的打者通通換掉,Nomar 與 Betemit 哪一個應該先上?如果是由個人來決定,我會選擇讓 "Betemit" 先上。

LA 在這場比賽於 management 方面,只能說亂到一個不行。但最終的勝利卻以意想不到的方式降臨:OPS 不到 0.5 的 Ramon Martinez 被賞了一個 BB?Pierre 在本次 3 連戰拿下個人第 2 個勝利打點?Little 的運氣,已經強到在地球上找不著適當的形容詞了....

顯然這次的 3 連戰裡,Piniella 與 Little 有著截然不同的境遇。在 Little 的瞎搞之下,Cubs 拿下這個 series,甚至將 Dodgers 直接 swept 的機會看起來都比 Dodgers 好。可惜神站在 LA 這一邊,Dodgers 的表現彌補了 Little 的隨性,Piniella 除了 bad luck,還是 bad luck。

By the way,在這次的 3-game series 結束後,Dodgers 與 Cubs 的 "生涯對戰" 勝場數是 1007:1006 -- Dodgers 以 1-game 小幅領先,同時也是自 05 年以來首度於 Dodger Stadium 拿下對 Cubs series 的勝利。

11 comments:

Dorasaga said...

Dear,

I read your opinion on Lasorda, on Hendrickson, and now I'm reviewing this heartbreaking game...

以前我會希望一隻好球隊的對手越強大,才越有板倒的價值,不過這次Dodgers 沒有...頭好痛,我需要鎮定劑...

By the way, how come you started supporting the Dodgers? Were you from the Valley of LA?

Morikawa said...

Hi Dorasaga,

Without a doubt, Cubs got NOTHING to be ashamed of. You Cubs just took your caps off to...uh...God in LA!?

Speaking of my supporting the Dodgers, well, would you believe, it began because of two pitchers: Kevin Brown and....Kazuhisa Ishii. You might know I was a long time Swallow fan and Ishii was one of my favorite Japanese pitcher ever.

By the way, I love the color "Dodger Blue".

Nevertheless, I didn't presume myself a real MLB fan until I finished reading CBA rules, Moneyball and some sabermetrics stuff. I think I got a lot of answers I has been looking for a long while in sabermetrics instead of Mr. Nomura's ID Yakyu theory. Later then, Paul DePodesta, you know, a character in Moneyball, took over Dodger GM boosted me to become a true Dodger fan. Then I started to write a Blog about 2 and a half years ago and always appreciate somebody can visit here and pick on me as hard as they can.

There's one thing I don't want anyone to get me wrong: I'm not a Moneyball follower but a sabermetrics follower. I take Moneyball as an interesting, paranoid baseball novel. That's all.

And no, I'm not from anywhere in or near LA. I wish I could live there but money is the luxury I don't have...(lousy excuse though...)

Hopefully, from these few posts, you can realize why I hate those managers so ~~~ badly. Perhaps you or somebody can give me some reason to cheer...about Grady "Gump" Little....

Kumi said...

關於No.8與No.9的代打人選,Betemit和Nomar誰先誰後有什麼差別?我看了一下Nomar今年在壘上有人與無人時的OPS分別是0.582和0.786,這是應該先用Betemit上場代打的原因嗎?

Bubble said...

不知道你用的 WE 是哪裡查的? 如果是根據

http://winexp.walkoffbalk.com/expectancy/search

八局上,無人出局一二壘,領先一分,WE 是 0.832。一出局二三壘的話是 0.806。若以這份資料,雖然成功的觸擊,獲勝機率是反而變小。

Morikawa said...

Kumi,

我倒是沒想到 split stats 的部份,我想得比較簡單:因為 Betemit 可以守 3B 而 Nomar 不能 (或者說:Little 不敢讓他守),所以 Nomar 的 spot 勢必在下一局 Dodgers 守備時被換成投手;Betemit 則必須留在場上接任 La Roche 原本 3B 的位置,以 NL 的比賽而言,在局數較晚的時刻,投手在 lineup 裡 spot 要離進攻局結束的最後一人越遠越好,所以 Nomar 假使不留在場上守備,No.9 的 spot 會比較合適。

當然,Little 是可以讓 Saenz 守 3B 而把 Nomar 留在場上放 1B,不過在晚局數時,小球變多、3B 的守備變得較重要的時刻,讓 Saenz 守 3B 是自找麻煩的做法。

Morikawa said...

Bubble 兄,

我引用的資料是 Tango、MGL 與 A. Dolphin 合著的 "The Book" 裡的 WE Table 的資料。

WE Finder 到底是 empirical 的計算結果,288-game 與 340-game 的樣本數夠不夠我說不上來。而我記得您也發現過 WE Finder 在 9th、0 outs、visitor、RD = -1 的情況下,runner on 2nd 與 runner on 3rd 的 WE 在 WE Finder 的有 counter intuitive 的結果,這應該多少說明 empirical data 不應該是 WE 的唯一依據。

而 Tango 等人 "claim" 在 "The Book" 上是考慮 state transition 的觀念,以 Markov Chains 得出的 WE table。至於 Tango 自己則有部份 late-inning 1-run game 的 WE table 公佈在網路上:

WE List

這個 list 的結果與書上並不完全一致,但都顯示 visitor 在 Top 8th、0 outs、一二壘有人的 WE 比起 1 out、二三壘有人的 "稍低"。

個人的感覺是:雖然以 Run Expectancy 來看,"1-out 二三壘" 是一定比不上 "0 outs 一二壘",但如果考慮只要再加 1 分,前者達成的機會可能並不比後者低,加上 Top 8th 這樣的 late-inning 且 RD = -1 的條件,多拿下 1 分可以立刻讓 home team 的 WE 在進入 Bottom 8th 打個對折 (WE Finder 與 The Book 的結果都差不多),因此我覺得 The Book 或是 Tango 那個 WE List 的結果是某種程度有道理的!

當然 .821 與 .823 的差距究竟能不能稱為 significant 是有些無法置可否。因此個人並不覺得 Piniella 這個 SH 的下達有很值得挑剔的地方 -- 只要 SH 的成功率夠高。

這是個人的意見,也期待您給我更多的 feedback,WE 這個環節一向是我很有興趣的部份。

By the way,我也是您 Blog 的讀者之一,IMHO,"The Book" 雖然有些很勁爆的結果,但過程恐怕不會是符合您口味的書,不過瞭解 Tango 他們的想法、當成茶餘飯後的閒聊倒是 OK 的。

Dorasaga said...

Wow, you came a long way to become a Dodgers fan. I became a Marines fan, too, because I love Team26's way of cheering and Bobby Valentine's interesting character.

因為SABR流的東西我還沒有辦法全懂,尤其像是Win Expectancy,幾乎沒接觸過,所以最近要能"pick on you"= the realm of impossibility.
XD

不過我看了MLB 官網上,本季全部團隊的犧飛/SF以及犧打/SH,我發現Piniella 很少執行這犧牲戰術。What does this mean? 他發現自由揮擊或許對這球隊比較好。我也曾經念過Baseball Prospectus 上對於free swing helps more than sacrifice with man-on-base 的看法。不知道您對此有什麼看法?

對了,今天有人在瘦菊子那裡對於OPS 的看法有些我感到很不對的地方,不過我念的資料絕多是英文,用中文表達真有問題,讓您見笑:
http://blog.roodo.com/baseballwon/archives/3372147.html#comment-10705067

Morikawa said...

Hi Dorasaga,

針對 "Free swing helps more than sacrifice with man-on-base" 的說法,我現在能想到的是這一點不能用在擊球於 GB% 很高的選手身上,比如說 Juan Pierre。畢竟 GIDP 的傷害是很大的!在 4.5-Run per game 的環境下,無人出局 1 壘有人演變成 GIDP 2 出局的話,攻擊方損失的是近 0.8 的 expected run。

這裡當然還牽扯了 break even rate 的問題,我需要更多的時間來思考這件事。

至於 SH 的問題,在 WE 或 RE 的檢視下是經不起考驗的,但不代表 SH 永遠不應該被 performed。就像上一篇回覆 Bubble 兄的 comment:0-out 一二壘有人的情況或許比 1-out 二三壘有人來得好,但如果我們談的是 1-run strategy,後者應該不會比較差。

我也看了 OPS 那篇的 comment,RISP 的論點在你提出的那篇連結裡 somehow 是正確的 -- 除了樣本數問題。Generally speaking,RISP 的意義不大,也不代表打者的能力,neither does clutchiness。

至於 OBP 的重要性,瘦菊子那篇文章有點不知所云!

OBP 與 SLG 所 translate 的東西是打擊方面所 gain 的 runs、or wins。而單從 Pythagorean Formula 也可以看出除了 RS (Runs Scored),還要加入投手的 RA (Runs Allowed) 才足以描述球隊的 WPCT,那麼只拿著 OBP 去推斷 WPCT 是什麼意思....就不得而知了。

Dorasaga said...

Morikawa-san:

是的,我念過一點滾地造成雙殺(GIDP)和break even rate的表格。我只能說大概知道那會有什麼結果,不過印象中,和數學家發明的Game Theory 有點像!

瘦菊在他本文裡提到OBP 和WPCT 有關聯,所以可能OBP 在WPCT 中有很大比重。不過那裡沒人知道比重多少。應該沒多少人真的會算投手RA以及OBP如何造成WPCT吧!(But if it's just RS^2+RA^2=Wins, maybe life is easier for SABRmetricians!)
XD

我覺得問題在於,team Batting avg 不能反映團隊打出多少runs。打出多少runs 也不會和wins 直接相關。相較之下,OBP會和wins 有high correlation。您覺得呢?

Morikawa said...

Hi Dorasaga,

Baseball 的 bottom line 是:如果球隊得 0 分,那就永遠也別想贏;如果只能得 1 分,那投手群場場都要完封;如果得 2 分,投手群就有 1 的失分空間....and so on。

那麼現在我們給定一個條件:在 4.5 的得分環境下,在 RA 4.5、4.0 與 3.5 投手群下,對球隊 WPCT 的影響為何?在這樣的命題下,OBP 當然就不會和 WPCT 有直接的關係。換句話說,WPCT 不應該單從進攻面去 figure out。

我們可以得到一支 OBP 很高、RPG (Runs Per Game) 是 6 分的打手群,然後再加上 RA 也是 6 的投手群,這支球隊理論上仍然只能有 0.5 上下的 WPCT。

就像您也提出 1.5*OBP + SLG 的理論,這即是說 OBP 在 RS 的部份 plays more part than SLG,Key Word 是 RS,但 not necessary correlates with team's WPCT directly。

Dorasaga said...

了解。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