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7, 2007

A Lot of Discussions Could Mean Only a Little

自從 Pierre 成為 Dodger 之後,他和 Furcal 究竟誰該擔任 leadoff-man 成為 LA 頗熱門的一個話題,manager Grady Little 對尋找這個問題的答案也樂在其中。

個人認為 Pierre 最主要遭新生代球迷狂吐嘈的理由倒不在於他成為 Dodger,而是那張 5 年長度的合約,再加上近兩年來他只交出了約 .330 的 OBP,就算以傳統的角度來看 leadoff 的問題 -- 上壘為最優先考量 -- 的話,Pierre 不是合適的候選人。

如果由 career stats 的角度來看,Pierre 的 OBP 也還有 .350;與同是一直擔任 leadoff 工作的 Furcal 相比,差距得由 "千分位數" 算起。除此之外,兩人的年齡也相仿,我們沒有很確切的信心認為 Furcal 的 OBP 在 06 年創新高後仍然能保持水準,也沒有証據顯示 Pierre 會持續的走下坡。但這裡並不是要替 Pierre 平反,Pierre 畢竟有他的原罪:他是 CF,如果他的守備位置與 Furcal 對調,也或許 Pierre 得到的罵聲不會這麼兇 -- 就像 Cesar Izturis 的 OBP 最高的 04 年也不過是 .330 -- 足以讓他成為 LA 的 beloved。

閒聊到此為止,回到最初的問題:"Top Priority", Pierre or Furcal?

我也許不只一次的提出 batting order 並不重要的說法,這當然不代表把投手放 leadoff 也無所謂,而是 batting order 的重要性不值得花這麼大的篇幅、這麼多的 columnists 與 reporters 去討論。撇去那些 conventional wisdom,在這裡還是要用數字來談問題。

Pierre 與 Furcal 的 batting order 只是 swap 的問題,首先必須有 projection 以得到兩人在 07 年可能的表現,Tango 的 Marcel 是一個很好的工具,比起要花錢的 PECOTA,它的簡易性與合理性值得有空閒的 baseball fans 動手一試。Furcal 與 Pierre 在 07 年的 Marcel Projection 如下:

NamePAAVGOBPSLG
Furcal637.289.359.441
Pierre647.295.337.391

由於考慮的點是 Furcal 與 Pierre 在 No.1、2 間的 swap,所以 Marcel 的 PA Projection 相對的沒有這麼重要,另一個預備知識則是我們必須瞭解在 NL 的比賽裡,No.1 與 No.2 在每場比賽所得到的 PA 差距大約是 0.12 (4.80 vs 4.68)。也就是說一個 NL 的 No.1 在 162 場比賽下來大約會比 No.2 多拿到的 PA 數是 19.44 (0.12*162)。

接下來我們利用 OPS_Wins 來衡量在 19.44 個 PAs 裡,兩個的打者 swap 下的影響,以 Furcal 而言,多給 19.44 PAs 可以讓 Dodgers 多出的 Wins 是:

0.025 * (1.7 * 0.359 + 0.441 - 1) * 19.44 ~ 0.025

或是 0.25 Runs,而 Pierre 則是:

0.025 * (1.7 * 0.337 + 0.391 - 1) * 19.44 ~ -0.02

這麼一來,明顯該由 Furcal 擔任 leadoff,但 Net OPS_Wins Gain 事實上僅是 0.09,或是 0.9 runs....for 162-game,這就是 LA 最近被炒得沸沸揚的 Leadoff Hitter 話題於數字下反映出來的結果。

Does it matter?

要說明的是 OPS_Wins 有 above-average 的觀念在內 (league-average 的 OPS_Wins 訂為 0),也就是說 Pierre 在 07 年的 projection 到不了 league average;而如果 Dodgers 想從 batting order 裡擠出更多分數,問題其實並不在於 Pierre 與 Furcal 誰該打 leadoff,而是應該把 Pierre 往打線的後段班丟 -- 越糟的打者,越不該拿到多餘的 PA,這一點是不會變的。

附帶一提,Pierre 與 Furcal 的確都是有速度的選手,但不代表 SB 應該是 Dodgers 07 年主要的武器。事實上在高得分的環境下,runner 必須維持的 SB successful rate 是會越來越高的,早期如 Maury Wills 的 6、70 年代,他們只需要維持在 63% ~ 65% 以上的 SB% 就可以為球隊賺進外快 (但不多)。

雖然 Wills 的 career SB% 有 73.8% 左右,但這個 73.8% 在 21 世紀卻僅與 break even 的標準相去不遠。在這方面,Furcal 與 Pierre 的 career SB% 大約是 77.4% 與 73.7% -- 都不是值得大書特書的表現。

至於那些 "外快" 大概會有多少?以近年來的 runs environment 來看,一個 SB 可以值約 0.16 runs;一個 CS 則會倒賠約 0.37 runs。換句話說,06 年在 SB 方面表現最好的 Dodger -- Kenny Lofton -- 交出 32/37 的 SB%,他為 Dodgers 賺進的 "外快" 大概是 3.12 runs;37/50 的 Furcal 則是 1.11 runs;58/78 的 Pierre 則為 Cubs 賺進了 1.88 runs。

Again, a lot of discussions, but only mean a little...

2 comments:

falohmum said...

Tango的網頁點進去嚇了一跳,怎麼還是2004的,結果download下來還好是2007 ^^

謝謝大大提供的好東西,還有精采的分析。

Morikawa said...

Marcel 的結果相對於 PECOTA 其實可以看成是 weighted mean。

傳統棒球的確過度重視 batting order 的安排,Falohmum 兄如果有興趣,不妨拿 Retro sheet 上 game log 觀察看看:以 ML 的 leadoff hitter 來說,除了那 162 個保証的 leadoff PA,其它時刻 leadoff hitter 所拿到的 leadoff PAs 和其它棒次是幾乎一樣的!這也等於是說:花了一堆時間去決定你的 leadoff hitter,但最終的 "獲利" 可能只在那 162 個 "保証" 的 leadoff PAs 之上,而你曉得 162 PAs 可以製造出多少的 OPS_Wins。

SB 亦然,傳統棒球過度強調了成功的 SB 次數,卻忽略了這把雙刃劍的另一面:CS (caught stealing)。